“啊啊啊,不说了,我准备训练呢,行行行,我训练完就去找人家,不是人家不是人家,师傅行了吧!”

“……不是,为国争光也有错……好好好,先做人,先做人,您就别过来,哎哟,不说了,不说了,挂了啊,训练,训练呢~!”

挂上电话的步泽履一脸无语,顺势就坐在花坛的石椅上。

“啥情况?”徐大年转头问道。

“什么什么情况,跟我说什么,君子一言驷马难追啊,我自己犯的错误,打碎了牙往肚子里咽呗~”步泽履一脸生无可恋。

“真拜啊?”

“那咋整,说白了,老爷子就是丢不起那人,我可以自己丢人,但是不能带上他,他们那老一辈,对于师徒这种东西很认的,在香江拜了契爷,就是干爹,那是真的一辈子的事。”步泽履挠着头“又跟我说什么先做人啊,乱七

请关闭浏览器的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,避免出现内容显示不全或者段落错乱。

原网页地址:https://www.mldyc.com/86/86822/66047638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