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做?”郭华明见缝插针,若无其事的问了一句。

崔鸣马上回答道:“我想知道凶手是在啥心理状态下,做出在某个城市连续作案,在某个城市只杀一人就跑的。”

宋英杰也赶紧问道:“对!如果凶手对第一起案子有复制粘贴的举动,那案发地又遵循的是什么呢?”

郭华明紧锁着眉头说:“尤其是最后三起案子少了同伙,凶手的心理状态一定有很大的改变,即便前面的案子有迹可循,也不适用于现在的凶手,只能从最后三起案子中去找可能的轨迹!”

“不用说国家有多大,就说咱们一个省,他想藏起来咱们也未必能在短时间内找到他!”宋英杰严肃的说。

“咱们是不是应该有点信心,只要查出犯罪嫌疑人名下的车牌,或者手机号,咱们就有可能,在不需要别的辅助的情况下找到他!”崔鸣说。

请关闭浏览器的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,避免出现内容显示不全或者段落错乱。

原网页地址:https://www.mldyc.com/168/168819/66047669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