对于女人身上的脂粉气息,北冥尘本是十分厌恶的,素日里,在外人面前装出一副喜好美色的样子,左拥右抱,他已经觉得很累了,所以他不希望自己的寝殿,也染上那些庸俗之气。

对于他来说,这间屋子是王府之中唯一的一片净土,也是他心灵的栖息之地,什么身边没有女人睡不着的话,不过都是他想要赖在雪月居的借口罢了。

正是因为厌恶脂粉之气,所以北冥尘从不喜欢用香,哪怕是味道极为清淡的龙涎,他也不喜。

那一日与北冥颜互换身份,赶到醉贤楼救何沐晚,为了混淆视听,他才不得以使用了一次,之后便再也没有用过。

但是这些,他现在都还不能去说,想了想,北冥尘随口回应道:“因为本王有洁癖!”

“洁癖?”何沐晚明显不信,“你左拥右抱,跟那么多女人亲亲我我的时候,也没见你有洁癖啊

请关闭浏览器的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,避免出现内容显示不全或者段落错乱。

原网页地址:https://www.mldyc.com/104/104074/54254614.html